告别已经开始,各位且行且珍惜

2021年8月18日13:03:58
评论
681

作者 | 鬼首天龙

告别已经开始,各位且行且珍惜

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如果是一个国事家事天下事事关心的人,每天一定会被各种信息轰炸得晕头转向。不久前有一个朋友对我说:你看全国各地这里灾害那里灾害,这究竟是什么事儿啊?以前就没有这么多灾害吧?她说的“以前”我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不过我还是对她说:这块土地多灾多难,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哪里的人们遭了秧,我们只是看不到信息而已。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幸福,都是有人故意让我们看到的。

每天被各种信息轰炸着,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谁又不是这样呢?发生在郑州的水灾已经结束了,郑州之外地区的水灾仍有发生,似乎再也引发不了人们的关注了。2021年能活下来真的不容易,一场灾难紧接着另一场,每一场中遇难的人数都是个迷,但这真的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好,绝对不能让情绪失控,万一做出来“抹黑”国家,或“递刀子”给境外势力的事儿,那就真的不好了,是会被同胞们诟骂的,这种事万万做不得。

八月份的天气还是炎热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人类和类人们的活动内容,据说是为了把课堂以外的时间还给学生们,也是为了减轻学生家长们的经济负担,任何学校之外的培训活动已经被非法了,把老师与学生一对一的的特殊培训搞得跟卖淫嫖娼一样。不久前,一个学生在经过老师的私下培训补课之后,在录取通知书到手之后就对老师进行了举报,这举动让不少的人们出离地愤怒了。有的写手还写文章进行鞭挞和谴责,他们以为一个族群的道德不是不可以堕落,但是不能堕落到这种程度。

看到官方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发布通知,将英语在期末考试中剔除,上海市成为试点城市。看到这条信息我就笑了,教育部里果然还是有些人才的。英语是中国人瞭望世界了解世界的一扇窗户口,同时也是一些中国人与境外势力交流沟通的一个工具,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的招牌,始终压得外地人感觉自己像土鳖一样,上海人看外地人也都是乡巴佬一样没有差异,这让人非常不爽!剔除英语考试从上海开始试点,我认为这工作做到位了,全国人民的傻逼化,必须从上海做起。

“上海人为什么不做全员核酸检测?”,这是一篇帖子的标题,朋友转发给我并征询看法,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如果上海人也特么跟傻逼们一样,排着长队人挤人地一窝蜂似的去做核酸检测,那还叫大上海吗?你们以为上海人喝咖啡是喝着玩的呢?吃大蒜的理解不了喝咖啡的行为,其实是理解不了另一种思维,思维方式决定行为方式,这不是几条街的差距,是一个时代二个时代的距离。上海人看外地人都是土鳖乡巴佬,不是没有道理的!

已经是第五天连续下雨了,白天也下夜里也下的那种,其中有一天雨水很大,手里连续接到警报的铃声和文字提示,说是由于雨水巨大,警告一些身处危险境地的注意,如果遇到灾难发生请到附近的避难场所寻求帮助。我看了一下指定的避难场所,基本上都是学校里的体育场馆。以前我就听说过日本的中小学校建筑之结实,是灾难发生时候的最好避难所,果然不是虚传。望着窗外的雨水淅沥沥地下着,我感到很安全很欣慰。

日本的雨水是干净的,而且街道的地面上是不积水的,这是一种让人感觉很没劲的事情。不想在我的祖国我的家乡,下雨几个小时就会出现动人心魄的情景,随时都会有人身临险境好人好事层出不穷。日本就是这么一个无聊的国家。浏览着手机翻阅朋友圈的内容,发现中国局域网上的暴风骤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任何人都可以被网络暴力蹂躏一番,不管你是谁。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又怎么样?看到有人为莫言说话了:放过莫言吧,为这个时代留点体面!

所谓的体面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有人解释说是尊严之一种,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派生物,但是对于野蛮和愚昧的类人们毫无意义,这个概念是属于人类的,而不属于类人。看到一个帖子,可能是在某工厂打工的女工写的,她在文字里控诉一个月只有2000块的工资,原来说好的每月5000块谁也没有领取过,资本家在骗人啊,这工作是不想再做下去了。看完这个帖子之后我是一言不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2000块的月收入你都嫌少,让六亿月收入不到1000块的人们好意思说自己是在活着吗?

刚刚过去的“七夕”已经被演绎为中国的情人节了,你们都过得好吗?没出什么意外吧?就在“七夕”的那天晚上,我注意到了有人在群里自言自语:今年的情人节有点奇怪了,一整天的时间里,也没有看见有人在朋友圈里晒转账的,1314没了,520也没了,看起来经济是有问题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啊!并没有人接这个人的话茬,我想这话茬是没法接下去的,大家有各自的感受,心知肚明就好了。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有人居然大放厥词,把“七夕”这么美丽的传说诋毁为是牛郎对七仙女的一次耍流氓!

流氓是一个恶词恶语,流氓行为都是有具体行为的,小时候的认为对女生吹口哨就是耍流氓,做一个流氓是令人颜面扫地的,流氓行为是坚决不能做的事情,回家之后是会被我爸爸给打死的。长大之后我才发现,流氓行为不是不可以耍,要看在哪个层面上了,在政治上耍流氓,如果耍的高明,别人再无可奈何,有可能被称为政治家。在文化上耍流氓,如果耍的倜傥,一坐怀就能乱那种,这就叫风流人物了。耍流氓这种事,一定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否则就沦落为狗男狗女了。做人不可以这么失败。

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奥运会结束了,我心中抱着一个强烈的期待和幻想,那就是希望在奥运会之后的日本,肆虐全世界的新冠病毒疫情并没有更加严重,然后直到年底的时候逐渐的平息下来,再然后我就可以快快乐乐地回家了,或者能够登上飞机随便去哪里飞一会儿也行,哥是一个鸟人,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如今鱼翔浅底龙卧沙滩虎落平川,难啊,我真的太难了!二大爷对我说:你真会拿动物形容你自己,你考虑过那些动物的感受了吗?

就在昨天和今天,有两件事刷爆了朋友圈,一个是张文宏先生遭到了剧烈网暴,二是塔利班在阿富汗获得胜利。有人说张文宏先生的博士论文是抄袭剽窃之作,并建议授予他学位的复旦大学剥夺他的博士学位,一时间乌合之众在网上狂欢。我留意看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发现是方肘子恰到其时地打出了一记横炮。张文宏先生的博士论文是否涉嫌抄袭和剽窃,有人已经在为他做辩护,我就不多赘言了。对于那些因此而狂欢的傻逼们,我只能说:好自为之,自求多福吧!

今天,看到了张文宏先生表态了:该退网了,保持沉默才能无灾无难。看到这信息我甚感安慰,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恭喜张文宏先生渐彻渐悟,是到了与坏逼和傻逼们做个了断的时候了,有些心血的付出,不值得!索多玛城,上帝是决意要毁灭掉的,因为在这座城里,连一个义人也找不出来。上帝是否真的存在,谁也证明不了,既不能证明他存在,也证明不了他虚无。但是我知道,上帝的意义不完全是拯救,还有毁灭!

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了胜利,许许多多的人在仓惶撤离,阿富汗成了解放区,阿富汗的人民好喜欢。有不少人指责美国和西方世界软弱无能,坐看阿富汗沦陷在这么一恐怖和邪恶至极的组织手里。其实,大可不必。对于阿富汗,我想美国人已经尽力了。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族群的缘起,也是它的终结。一个人的命运也大致如此,在奔跑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民族文化是血液,是族群的遗传基因,隔壁老王的鸡巴,改变不了。

二大娘问二大爷:为什么二鬼子说塔利班是人类文明毒瘤,八成却说塔利班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二大爷说:你支持塔利班的政治理念吗?你愿意在塔利班的统治下生活吗?二大娘说:傻逼才支持他们同意他们呢!二大爷说:这不就得了嘛,八成不仅是个傻逼,而且还是个坏逼!二大娘说:他为了嘛啊?二大爷说:狼狈为奸!二大娘说:这一个外甥一个侄子,怎么就不一样呢?二大爷说:二鬼子是我侄子,八成是你外甥,遗传基因不一样!二大娘说:你少胡说八道!

昨天晚上,临睡前看了一个帖子,标题是“告别的年代”,点击进去看了一下,这又是一片怀旧的内容。文字写得很好,有些段落令人动容,我仿佛看到曾经的我们,年轻、真诚而单纯;焦躁、激情和愤怒;还有所谓的情怀、理想和志向。如今,这一切都好像已经变得遥远起来,模糊而记不清楚了。八十年代的中国人,是在向一个旧时代告别,告别曾经的贫穷和困苦,告别曾经的仇恨和斗争,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阳光和希望。

今天,我们又一次到了告别的时候,向曾经改革和开放的时代,我想有些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年前,当日本政府帮助日本人的企业撤出中国的时候,我知道一个时代结束了。曾经在中国工作三十年之久的日本人们,他们也差不多到了应该退休的年龄,一代人的使命,完成或未完成,都划了终止符。等下一次再让日本人热情洋溢地到中国进行投资,我想,应该至少在20年之后了,那是下一代人的事情了。演出到此结束!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