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2021年8月16日15:38:10
评论
3082

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各位好,今天原打算休息,不过自昨天起,不断有朋友后台留言,让我谈谈张文宏医生被控“抄袭”的事件。那我就简单说两句吧。

此事争议太大,所以我这次想换换风格,学学圣人的“述而不作”,只问三个问题,然后呈现一下相关信息,说说自己的看法。——按照某些人的标准,本文也以“抄袭”为主。

1

这是个什么事

8月14日的时候,一个叫网名叫“大盛说”的人,在微博上搞了个爆料,说张文宏医生当年的博士论文涉嫌抄袭。

如果您(很幸运的)不常看微博,可能对这位“大盛说”不太熟悉,这位大盛说原名赵盛烨,自居为野生国师,经常在微博上搞一些奇言怪行吸粉,去年胡总编说千枚核弹论的时候,他也蹭了个热度,研发出了千枚核弹的三种用法……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这么大的手笔,我也不知道“赵野师”有没有跟全国人民,尤其是四川人民商量过,争得他们同意了没有。另外,如果真按他的方法办,全人类没毁灭,只炸到了咱中国人自己,赵野师要怎么承担这个毁灭华夏文明的责任。

总之这么一个没溜儿的野生国师的发言,当然扳不倒身为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的张文宏医生——人家可是正经在抗疫第一线,为人民和国家的福祉奋斗的官方专家。

于是有人就出来助拳,比如“平民王小石”。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这家伙去年就是靠咬张文宏医生“喝粥没营养”而火的,当时获赞量高的吓人。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现在听闻张大夫抄袭,他当然要出来共襄盛举一下,没准能再火一把。

这种人的说法,大家自己看吧……不值得我费笔墨。

当然,偶尔也有部分不同凡响的。比如前段时间还在跟王小石打的跟热窑一样的方舟子老师,这次也加入了战团。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方舟子老师很早就以“学术打假”闻名,他出手当然不同于这些江湖后辈。

不过说起“取消学位”这个问题,我倒是想起了一件旧事:前几年的时候,有人为了中医之争咬方舟子,曾经宣称他的妻子硕士论文抄袭造假的事情,根据公开报道,当时的方舟子老师,对学位论文“抄袭”怎么拿捏的问题,是有这样一番高论的: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我不知写这个报道的记者,有没有曲解方老师的意思。

如果没有曲解的话,我觉得方老师当年那前半段话说的还是蛮通情达理的:“十年前(即2001年,与张文宏医生的博士论文几乎同时),大家对学术规范很模糊,除非是在世界范围发表的论文,其他的根本没有必要去追究是否抄袭。”“学生论文有问题,是因为没有受到规范训练。

言外之意,这种事情么,过了也就过了。当年中国学术圈有多不规范,谁还不知道?

但下一段中,方老师机锋一转,说硕士论文不需要追究、甚至没必要写,博士才需要写,才需要追究……

这就让我感觉不可理解了。

对学术稍有立即的人都知道,硕士,博士都属于graduate(研究生),既然要研究,为什么同样是写论文,博士就不仅要被追究,还要被咬。硕士就宽到连论文都不需要写了?

这个规矩是谁定的?有研究吗?有官方认证吗?

如果是方老师自己定的,那我希望他能详细解答一下为什么他要这样定。

我们暂且保持着最大的善意,先不猜测方老师这是在看人下菜碟,对自己的老婆和张医生搞双标,也对人大和复旦搞双标。

然后到了15日晚上,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发了个通告,对此事做了回应。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很多读者看了通告之后感觉很担心:小西,看来这是真查了啊!

但我看了学校的这则通告以后反而觉得问题不大了——这份公告虽短,但也有些玄机,可能很多人都没看懂。

很多读者可能离开大学日久,当初毕业论文也是混着写的,忘了。帮大家复习一下:一篇规范的毕业论文写作,分为综述、正文、结论、致谢、文献索引五部分。

文章真正的质量,主要看正文和结论,因为这两段是正经说事儿的,要判定是否是恶意抄袭,主要也看这两部分有没有问题。

其余的,致谢和文献索引不用说,只要你不在致谢里赞美“师娘优美感”,基本问题不大。综述部分主要是回顾一下前人的成果,说明一下我是在前人的什么基础上展开研究的。

相当于我写公号文,文前一定得说一下“有个什么什么事儿,大家应该听说了。”如果我在这段文字里偷点懒,直接复制粘贴一下公开的新闻报道。

你说我这算不算抄袭呢?

你要非死咬着说算……

那我敬你是条抬杠的好汉,逮着蛤蟆都能攥出屎来。

不过我猜以您这种较真性格,八成是找不到女朋友。

所以现在公告里一说要对张的论文“综述部分”是否存在抄袭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还没出,我也不敢乱说。大家自己琢磨吧。反正我觉得这瓜不大。

但有个问题我想跟各位一起思考一下。如果张文宏医生这种程度的“抄袭”都要被追究,那我们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经得起苛责呢?

号称要全人类的赵野师经得起吗?靠学术打假谋生的方先生经得起吗?

我记得方先生在他妻子被咬的时候,曾经痛斥举报者是“整人”、是“别有用心的苛责”,我当时觉得他说的很对。

现在我希望他能回想起自己当初的态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华传统美德。

只要有龃龉,就去翻旧账,就去找出他人当年的瑕疵加以构陷,人整人,人斗人,这样的世界不是人间,是佛家说的无间阿鼻地域。

2

他们是群什么人

我好奇的另外一个问题:那帮死咬着张文宏医生不放的人,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起初我想到的类比,是《悲惨世界》里沙威警长,对着正在做善事的冉阿让,别人都觉得这是个大善人,他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他的良心。唯独沙威角度清奇,成天想的都是“这家伙是不是案底不干净,我要把他抓回监狱里吃牢饭。”

但后来我一想,觉得这个类比不贴切。

沙威警长虽然心理变态、世界观奇葩、让人极度讨厌,但他好歹算个有自己坚定信仰的轴人。坚信自己心中的那个“法律”与“正义”必须得到执行。

换而言之,这是个“真理病患者”,刘慈欣说“有道德的人其实最自私。”说的就是这种家伙。(参见2020年,比新冠肺炎更流行的,是“真理病”)

可是这样的人虽然也讨厌,却有个好处——他的“信仰”是一以贯之的,对人对己都一个样。当沙威被一心要追捕的冉阿让所救,信仰崩塌,他立马就在悲愤交加中投河自尽了。

可那些追咬张文宏医生的人,他们能有人家沙威警长这个觉悟吗?当他们被张文宏医生医术所救,他们能够幡然悔悟,接受张医生其实是个好医生,否则就去公安局自首吗?

我觉得他们一定是不会的,因为上述恩德,张医生和千千万万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一样,去年已经做了,现在依然还在为我们做。

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守护我们。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但身后却总有一帮闲人,昧着良心骂他们是汉奸,并寻找一切缝隙,欲置其死地而后快。

这种人,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作家、另一本小说中的另一个人物:

英国作家肯·福莱特在以二战为背景的小说《世界的凛冬》,写过一个德国盖世太保队长马赫,为了强占一家他看上的酒馆,威逼酒馆的主人罗伯特,碰了一鼻子灰之后,恼羞成怒,发誓一定要翻出罗伯特的“黑料”致其死地。

在从酒馆去资料室的路上,肯·福莱特说,马赫心中是这样想的:“我一定要找到(他的黑料),我也一定能找到。

我相信任何人在读到这一段时,都会感到一种彻骨的冰冷——对这种小人卑劣的人性感到恐惧。

应当说,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不能防止这种小人出现。

而衡量一个社会好坏的标准,是社会的良知能否阻止这种小人得势。

小说中的那个社会很悲哀,马赫这样的人借权势放大了他们的恶意。

而相比之下,我们这个时代还算幸运,这种小人只能在网上构陷、鼓噪一下,至少暂时,他们还成不了气候。

这是我们时代的幸运,愿这种幸运能保持下去。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相关论述,参见《梁山成伙最大“功臣”,死的最惨也最活该》)

我还想起了郭德纲老爷子的一个段子。

说旧社会的时候北京有些地痞流氓,上街手痒想打人,见了人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你怎么戴着个帽子呢?”。

有个大爷看不下去了,找地儿跟这流氓说理儿。大爷说:“打人讲究个心服口服——比如你先叫他给你找大姑娘去,他要是找了胖的,你就打他,问:你怎么不找瘦的呢?他要找瘦的,你也打他,怎么不找胖的呢?”

没曾想隔墙有耳,都被那人听去了。

第二天流氓有拦住那人问话:“你给我找个大姑娘!”。

那人回他:“要胖的还是要瘦的?”

流氓一愣神又说:“你给我拿件褂子来…”

那人回他:“要西装还是要制服?”

……

流氓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你怎么不戴帽子呢?”

这段请跳到11分钟左右观看。

是啊,流氓打人,就是手痒,他不在乎理由。

同理,有些暴民骂张文宏,就是嘴痒,他们其实也不在乎张医生有没有抄袭。
他们就是咬上他了,他们就是想找茬。

3

他是个什么人

最后我再想问另一个问题:张文宏医生到底是个什么人?批倒了他,对解决他说的那些问题,到底有没有帮助?

已经去世多年的当代作家王小波先生,曾经写过一篇《花拉子模信使问题》的稿子,他在文中对学者有过一个精准评价: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者的形象和花刺子模信使有相像之处,但这不是说他有被吃掉的危险。首先,他针对研究对象,得出有关的结论,这时还不像信使;然后,把所得的结论报告给公众,这时他就像个信使;最后,他从别人的反应中体会到自己的结论是否受欢迎,这时候他就像个花刺子模的信使。中国的近现代学者里,做“好消息信使”的人很多,尤其是人文学者。比方说,现在大家发现了中华文化是最好的文化,世界的前途倚赖东方文明。不过也有“坏消息信使”,此人叫做马寅初。五十年代初,马寅初提出了新人口论。当时以为,只要把马老臭批一顿,就可以根绝中国的人口问题,后来才发现,问题不是这么简单。

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套用王小波先生的这段论述,我们也可以这样说:

21世纪20年代初,张文宏医生发表了“喝粥没营养”和“要思考与病毒共存”等理论。现在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能不能通过把张文宏医生臭批一顿的方式,让喝粥变得有营养起来、并根绝新冠疫情问题?

如果可以,那么你们尽管批好了。

不过我的观点跟王小波先生相似——问题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王小波先生在那篇文章中还说,在一个花拉子模式的社会里。有些学者会像信使一样不可避免的变得狡猾起来,只报喜不报忧。我觉得张文宏医生落到今天这个被围攻的境地,问题就出在他还不够狡猾——

记得去年8月张文宏医生在一档名为《未来说·执牛耳者》谈过一段往事,说2003年SARS爆发的时候,他刚好拿到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录取通知。

去哈佛深造一直是他的一个梦想,而且那时候哈佛表示给他三万五千美金一年,让他直呼:“好大的一笔钱,2003年,三万五千美金一年,我看到那个眼睛都发绿了。”

但是,当时国内SARS爆发了,张医生的老师翁心华教授当时是党支部书记,他过来找张医生说:“文宏, SARS暴发了,你又拿到一个(录取通知),这么多钱,你说怎么办呢?”

张医生回忆称,翁老师也没像他自己在2020年时一样,硬性要求“共产党员必须先上”。“但是党支部书记过来找我谈话,你说还有啥意思呢?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他问你先上哪?你是先上美国呢?先上SARS?这不是明摆着吗?你觉得还要回答吗?不用回答了。”

于是张文宏医生就放弃了去哈佛的机会,留下了上了SARS一线。

我看了这个视频以后有两个感触:

第一,我据此相信张文宏医生并非“卖国贼”。

要是他对祖国没有感情,2003年他早就卖了,还用等到今时今日?

想想,2003年,三万五千美金一年。真的好大一笔钱。而且就冲美国那个医生薪资水平,他毕业以后随便在美国随便干个医生(美国这行当工资极高),绝对挣得更多。

第二,他真的不够狡猾。

我开个脑洞设想一下,如果2003年的时候,张医生选择了“先上美国”,到2020年新冠爆发的时候,他可能已经在那边站稳阵脚,到时候可以像很多“在美国生活,骂美国工作”的网红一样,开个跨洋直播,以专家视角、从各种角度分析,痛骂美国的防疫不力,盛赞我国在此次抗议战争中的丰功伟绩……

他是医学专家,这活儿肯定能干的很好。而他要是这么干,绝对会被现在狂骂他的那些人捧为“爱国大v”,不仅名利双收、吸粉无数、还安全、绝无风险。

两相对比,张医生真的亏大了。

但我也无心计算张医生亏了多少了。

我只是希望……

不,我恳请……恳请所有的中国人,同胞们,请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不要让这位医生和千千万万曾做出过类似决定的学者后悔他们当初的这个抉择。

因为我们的国家,需要这样的人去建设,去守护,去做那个吃力不讨好的“坏消息信使”。

张医生和很多医生们曾保护过我们,现在,该我们保护他们了。保护他们,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