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死,没有离别散文

2021年8月14日13:09:46来源:二湘的七维空间
评论
162

作者:姜萍

“上帝有时把你的另一半抛得很远,这样你就要跋山涉水走很远的路去寻找,也许翻山越岭还不够,还要跨洋去寻找。你要找到那个最合适你的人,就要花费比别人长很多的时间,也许需要花费半个世纪,甚至是花费一生的光阴在寻找。”

光阴似箭,转眼我们从相识相恋到相爱相伴已经走进了14个年头。这些年来,每一个节日,我都会认真地送给汤姆一张精美的贺卡,写上几句话,一首诗,或开个玩笑,有时还会写一封信。十几年过去,贺卡积攒了一大堆。这一切都完整无缺地保存在汤姆的柜子里,珍藏在他的心里。

我送给他的第一个圣诞礼物是我从北京寄给他的一双棉拖鞋。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以后,我看到他在家里赤脚,还以为美国没有拖鞋。同时我还写了一封信,说,我的礼物非常不浪漫,但是一定很温暖。

我曾在贺卡里写道,我们的文化壕沟比3的开方还长,他立刻回答我说,你是根号2!众所周知,开方在数学上称无理数,也就是说,我这样讲无理。他居然能跟上我的思维,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超级喜欢他的这个聪明劲。我写了一句爱你N次方,他则添了一句,幸福无极限。他在幸福后面写了一个横着的8——无穷大的符号。用数学语言表达爱情可能更精准!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都有深情告白。

“当我想要一缕春风的时候,你给了我一个春天;

当我想要一朵小花的时候,你给了我一座花园。

我是你的五月花,你是我的印第安!

把我的爱化作一朵朵玫瑰,那样人生会更美!”

这是我写在结婚九周年的贺卡上的话。我总是称他为“我最中意的丈夫”,他说我是他的No.1老婆。汤姆的贺卡总是羞答答地藏在礼物或玫瑰花的下面。他说想念我,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每一次眨眼都在想念我。这句话后来成了笑柄,我经常用这句话来打趣他。他给我写了浪漫甜蜜的话,落款却是DOM,dirtyoldman,老色鬼的意思。他创造了一个老色鬼的缩写,那些甜甜蜜蜜的话是不是只有老色鬼才能说呀?后来的贺卡改变风格了,也不知他从哪里淘来的,内容都是诙谐的,拧巴的,正话反说的,还带漫画,我一打开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再回头一看,那位一脸得意,潜台词是“就知道你喜欢这样的!”

除了甜言蜜语,老色鬼还有一个战无不胜的温柔法宝,那就是玫瑰花。这十几年,他送我的玫瑰花足可以装点一个小花园!

恋爱期间,汤姆不惜重金,越洋送花。节日生日送花,不年不节也送花,美其名曰送惊喜。我生病躺在床上,他给我煮粥端到床前,令我眼前一亮的不是那碗粥,而是托盘上小水晶花瓶里插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我能不心情大好么?2017年冬天,我在北京做手术,他通过网络送大捧的玫瑰花到我的病房,让周围的病友和护士们都羡慕不已。即使是在家里,他并不出去买花,都是在网上订,还包装成礼盒,有缎带蝴蝶结,在特定的时间内送达。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他就煞有介事地对我说,你出去看看,好像UPS来了。我收到花给他看,他还佯装不知道,非得等我问,老色鬼又耍什么鬼花样,从实招来!这才嘿嘿一笑,两人立刻笑作一团。在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他送给我一盆施华洛维奇的水晶玫瑰花,说是寓意我们的爱情像水晶玫瑰花一样永远灿烂,永不凋谢!

那一年,汤姆的腿做了手术,躺在床上。我开车出去给他买报纸。便利店在马路口,我要左转弯开进院子里,可路中间是黄色实线,我正琢磨能不能过时,对面换灯了,车流马上过来了。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我应该停在原地等待,中国交规里没有这个规定,我不容分说就抢在车流前面猛拐,结果撞在马路牙子上,轮毂撞坏了,轮胎也爆了。这是刚买的新车呀,我心里惶惶的,不知所措。借了个电话打给汤姆,他立刻安慰我:“没关系,不要着急,耐心等在那里,我派人去救你!”他温和的话语,温暖的语调让我的心立刻平复下来。

一会儿,我家邻居,一个80多岁的老头开着小卡车来了,见到我,先拥抱我一下,说汤姆让他先安慰我,再叫救援。到家以后,我对老头千恩万谢。汤姆说了一句:“把账单寄给我!”引得三人哈哈大笑。后来我问汤姆为什么不说感谢的话,他说,两个丑陋的老家伙之间说客气话,多肉麻!幽默一下就好了。

新车撞坏心疼是正常的,但他从未提一个字。我问他,你怎么不埋怨我呀?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埋怨有什么用?丈夫永远不要埋怨妻子!你受惊了,应该安慰你,让你走出阴影。责备意味着伤害!”多么有哲理,多么智慧的思维!“丈夫永远不要埋怨妻子!”-----我觉得此话应该有掌声!

以后我再遇到不好的事情,我就告诉自己,别急,已经发生了,想办法解决吧。思维一下子就顺畅起来。

我们俩站在窗前静静地欣赏群拥而来的蜂鸟。他拥着我说,我愿意你的人生没有忧愁,像这些鸟儿一样自由快乐!

在我们最初相识的时候,“哲学家”汤姆说:“我们谁也不要为对方改变自己,我们就做我们自己。同时我们要非常有胸怀地包容对方。婚姻幸福不幸福,就看你能不能包容!”包容,是汤姆的独家秘笈。

众所周知很多异国婚姻因文化差异而分道扬镳,对于这种现象,“哲学家”汤姆说:“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接受她的全部,接受她的家庭,她的文化,她所受的教育,尊重她的传统和习惯,尊敬她的民族和国家。”

爱屋及乌。汤姆爱我,也爱我的家人,爱我们中国。

每当国内的亲属朋友,还有同学、同事,甚至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孩子,等等,只要是从中国来的,一律热情招待,管吃管住,自告奋勇当上导游和司机,带我们中国人游览美国西部的大好河山。我家亲戚从农村来,汤姆花专门花大价钱订五星级饭店。他说:“如果我不带他们去,他们农村人怎么能知道美国的高级饭店什么样?他们来美国就是要开眼界么!”

带他们到美国特色的餐馆吃饭,让所有来我家的国人都有一个难忘的回忆。大家都感恩地叫他“亲爱的汤姆!”

汤姆和其他美国人一样,第一次来中国时,大吃一惊,原来中国是如此的现代和美丽!他见人就宣传,美国媒体讲的中国比真正的中国至少落后十年。北京上海绝对与纽约比美!有人要来中国旅游,他就不厌其烦地给人介绍,还写了好几大篇的心得体会。他会说有限的中国话,逢人就教人说,结果现在我们一条街的人都会用中文说,你好,谢谢,不客气。还会用中文数数。当我家有中国人来到时候,他们都会主动“汇报演出”。我告诉家人,这都是汤姆的“学生”。

汤姆还是我们本地华人的免费英文秘书,法律咨询。我家附近的中餐馆老板,每次签合同做文件都是汤姆代劳。我周围的华人朋友,有的英文不够好,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知所措,都来问汤姆。有时汤姆也不知道,但他从不拒绝人家,而是向有关方面咨询,向他的朋友打听,不嫌麻烦,绝对提供一流服务。久而久之,大家都特别信任他,他成了排忧解难的百科全书。

有时我假客气对他说,“给你添麻烦了!”

“我非常愿意、非常高兴能帮助中国人!我爱中国!”哇!气贯长虹,高风亮节!感动得我想哭,这么爱我的民族爱我的国家,我能不更爱他么!

汤姆爱唱歌。我因为听力障碍,不会唱歌,很羡慕别人会唱歌。我要求他跟我说事都唱着说,于是,我家时不时的就响起了意大利歌剧,还是他即时填词的咏叹调。他常说,有时我比帕瓦罗蒂唱的好,有时帕瓦罗蒂不如我唱的好,我一如既往地陶醉于他的自编自演。

他是开心果,总逗周围的人笑。去机场接我弟弟,他在上面看到弟弟出来了,便大喊一声:“弟弟,吃了吗?”周围接机的都是中国人,一看老外操着不合时宜的北京腔,全都大笑起来。

有时他听见我散步回来了,就故意在房间里说:“我老婆回来了,你快从后门走吧,别让她看见。”我进门就问:“你女朋友呢?”他举起右手信誓旦旦地发誓,没有女朋友!

有时我在外面给他打电话,他假装耄耋老太太,说话颤颤巍巍的,说,你打错电话了。

每天早餐之后我打扫厨房,他走过来,用手遮着眼睛,喊着:“快给我拿太阳眼镜,太亮了,晃眼!”他用这种夸张的方式感谢和表扬我把厨房打扫得干净。我说:“别人打扫的比我还干净呢。”他说:“那我彻底瞎了!”

我告诉他,网上说夫妻每天拥抱两次可以延长寿命,他马上说,我们拥抱四次!当我拥抱他的时候,偷偷地在他耳边说:我爱你!他也悄悄地小声说:我也爱你!然后我们俩哄堂大笑,对刚才自编自演的小品很满意!

汤姆乐此不疲的表演总是给我带来巨大的快乐。

汤姆是个乐观的人,有担忧也不写在脸上。2017年冬,我回国探亲,偶然发现胸腔里长了一个很大的恶性肿瘤,事不宜迟,我立刻住进医院做手术。汤姆听到这个消息,急的夜不能寐,马上就要来北京陪我,因为不方便,我的家人不同意他来中国。他只能在家里干着急。他还亲自给我的主刀医生打电话询问病情和治疗方案。后来他妹妹告诉我,我住院期间他们非常担心我,汤姆每天都被煎熬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做手术时,他在焦急地等待北京的电话。汤姆把我的病历做了一个卷宗,封面上写的是:萍的挑战!看到这个封面,我徒增很大勇气,更加有信心面对病魔的挑战。当他在机场见到我的时候,他还装着没事一样,说:很好,苗条了!

我的医生要求我口服化疗药三年。此药之昂贵,以至于中国出了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在美国每月30粒药,收费是3700多美元,保险公司出75%,其余每月900多美元自付。汤姆毫不犹豫地付款买药,连我的医生都惊奇地说:“你真买了?真是好丈夫!”此药副作用很大,受好多罪,还花那么多钱,我拒绝。汤姆对我说:“你不要担心,就是剩下最后一个铜板,我也给你买药!”如此掷地有声!我把他的话告诉家人,大家都说,太令人感动了!

刚从北京回来有时差,半夜我还在读白先勇的《树犹如此》,在他的灵魂之友王国祥死后6年,他才用悲凉的笔调,低徐缓回,细致深刻地写出情与爱的深邃绵长,天人永隔的悲怆,字字动情,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我立刻就去卧室,坐在汤姆身边,给他讲白先勇和王国祥的故事。

他在书中写道:“我在车中反光镜里,瞥见他孤立在大门前的身影。开上高速公路后,突然一阵无法抵挡的伤痛,袭击过来,我将车子拉到公路一旁,伏在方向盘上,不禁失声大恸。”我给汤姆讲到这里,也忍不住大声哭出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感同身受。汤姆感慨地说:“爱的深,生死恋!”他还哼唱了《人鬼情未了》里的歌曲,《奔放的旋律》。带着悲天悯人的情怀过了一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能想第二天,竟是汤姆拉着我的手,慢慢倒在地毯上,他睁着那双大大的蓝眼睛,却不转动了。霎那间,天人两分,死生契阔,在人间,我送他走完了生命的路程。此时,我的眼睛看不见,我的心粉粉碎。我不知道我在大地还是天空,唯有汤姆那张俊朗的脸深深地镌刻在脑海。那一瞬间,我盼望自己死掉,不再醒来,秒复一秒。从此我在每个寂寞的夜里独自想念汤姆。这种想念连天铺地,绝望如雪如缕,尾随缠绕,万箭穿心,肝肠寸断,原来,真正的痛苦像苍山一样寂静和沉重!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唯有爱永恒。从此不再有长亭短亭,往事不如烟,如汁,一直在心里流淌。

朋友说,得缘遇见落地有声的爱情,这是何等的天宠美好。有情有义的爱,没有时空距离,一寸光阴一寸美。的确,十多年来,我们已经把彼此缝进了自己的生命里,两个人活成了一个人,有生死,没有离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